<pre id="tvtrr"><ruby id="tvtrr"></ruby></pre>

      <p id="tvtrr"></p>

              <track id="tvtrr"><strike id="tvtrr"></strike></track><p id="tvtrr"></p>

              <track id="tvtrr"><ruby id="tvtrr"><var id="tvtrr"></var></ruby></track>

              更負責的品牌升級戰略實效機構

              400-021-0866

              首頁 作品案例 品牌全案 服務項目 品牌升級 豪禾智庫 關于豪禾 聯系我們

              所在位置:

              首頁> 品牌建設> 正文

              歐美為何總是對華“反傾銷”?(第1頁)

              時間:2016-10-08 12:07:00 來源:品牌建設 閱讀量: 作者:豪禾品牌咨詢

                從去年8月歐盟宣布對中國光伏產業展開反傾銷調查,到今年6月4日歐盟對外宣布于6日起對產自中國的光伏產品征收將高達47.6%的反傾銷稅,這一國際貿易要事一直備受多方關注。然而,以歐盟和美國為主要代表的西方國家對華的反傾銷行為,早已不是個案。

                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調查局所提供數據進行的計算,從1999年到2009年,針對亞洲國家和地區的反傾銷訴訟在美國當年提出的反傾銷訴訟中所占比例從48%猛增至90%,針對中國大陸的反傾銷訴訟所占比例則從12%猛增到57%。同期,針對亞洲國家和地區的反補貼訴訟在美國當年提出的反補貼訴訟中所占比例則從零猛增到93%,針對中國大陸的反補貼訴訟也從零猛增到67%。

                對華反傾銷

                無疑,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的大背景下,西方國家對華的“反傾銷”行為是給自由貿易踩了一腳“急剎車”。耐人尋味的是,盡管圍繞貿易摩擦及貿易保護主義的話題在整個危機過程中從來就沒有停止過,但這“急剎車”效應的最集中體現卻是出現在全球經濟已然開始緩慢復蘇的當下。而在貿易摩擦遍地開花的時候,中國成為明顯的“重災區”。

                那么究竟又是為什么使得中國企業在出口的環節上,一再的面臨傾銷的問題呢?

                宏觀上來看,WTO對于傾銷的定義是:一國產品以低于“正常價值”的價格出口到另一國,并對進口國相關工業造成了損害。而在什么是“正常價值呢”的問題上,中國在世界中的經濟地位顯得頗為尷尬。針對“正常價值”的評價標準,存在著兩套完全背離的體系。

                對于“市場經濟”國家來說,其出口商品的正常價值是與出口國國內市場的價格相比較。但是對“非市場經濟”國家,“只要用來確定正常價值的方法是合適與合理的”,就可用某一市場經濟國家相似產品的價格作為標準。這就是所謂的第三國參照。

                非市場經濟國家的社會資源絕大部分由政府控制,這種資源的壟斷之下,企業的生長模式便存在政府干預或直接受制于政府的問題。因此,其產品的價格是不能反映真實價值。而當這些產品流入市場經濟國家,即構成對后者相關企業的不公平競爭。

                這種大環境之下,一個國家其經濟所處的地位就非常關鍵。美國商務部對于相關國家的經濟是否市場化的評判標準也是基于:貨幣的可兌換程度;勞資雙方進行工資談判的自由程度;設立合資企業或外資企業的自由程度;政府對生產方式的所有或控制程度;政府對資源分配、企業的產出和價格決策的控制程度以及商業部認為合適的其他條件。歸結起來,中國被扔在了非市場經濟國家的行列。

                歐盟方面沒有對“市場經濟國家”明確的定義,而將具體的國家列入反傾銷法中,直到目前為止歐盟仍舊沒有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1998年7月1日以前中國同樣被劃入非市場經濟國家的行列。盡管后來,歐盟將中國“非市場經濟國家”名單中撤消,但卻并沒有直接拉入市場經濟國家之中,而是果斷另立了一個“特殊市場經濟國家”的分組。

                因此,無論是市場經濟地位待遇還是分別待遇,都是歐美國家對華的一種不公平安排,本質上具有一定的歧視性。當面臨反傾銷官司時,中國的企業就處于先天的不平等地位,也出現了近年來中國面臨反傾銷起訴時經常發生的現象。

                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歐盟對宣傳海報設計華提起反傾銷的涉案商品種類繁多。我國的化工產業是遭遇歐盟對華反傾銷的“重災區”。頻繁遭難的主要原因,除公認的企業無序競爭和不積極應訴的淡薄意識外,還在于化工產業的勞動密集型、出口化工產品附加值低的行業特征。近年來,發達國家對發展中國家提出的雙反訴訟,往往集中在那些發展中國家有成本優勢、發達國家還在生產但比較優勢并不明顯的低端和中端產品上。因此,中國廉價的勞動力及原材料所具有的一定價格優勢,也成了被歐盟對華提起反傾銷的誘因。

                可是在全球化勢不可擋的今天,復雜的國際關系和市場運轉,使得“反傾銷”案件頻發有了更深層次的原因。

                從外部經濟環境看,第一,世界經濟復蘇脆弱緩慢,全球經濟和產業結構深度調整。國際金融危機尚未結束,發達經濟體的財政緊縮、“去杠桿化”仍在持續,美國“財政懸崖”、歐洲債務危機都遠未解決。伴隨結構調整的波動與陣痛,世界經濟低速增長,隨時面臨下行風險。有跡象表明,在國內經濟持續低迷不振的情況下,美國有可能會加大對來自亞洲新興經濟體的進口產品采取反補貼、反傾銷措施的力度。亞洲開發銀行研究院經濟學家邢予青認為,在經濟發展不好的時候,美國企業為了得到更多保護,傾向于從進口產品身上尋找不公平競爭等理由。

                以歐盟為例,進入21世紀以來,歐盟一直深受競爭力下滑困擾。為扭轉這一趨勢,歐盟在2010年頒布的《2020戰略》中明確提出要加強創新,提高勞動生產率,研發創新投入占GDP的比例平均要達到3%,各成員國也據此制定了自己的目標。

                但遺憾的是,歐盟在債務危機的沖擊下,未能實現自己定下的目標。根據歐盟的數據,對于歐盟27個國家根據《2020戰略》定下的目標,只有丹麥和馬耳他兩個國家達標,“不及格率”高達92.6%。在這樣的情況下,歐盟競爭力的下滑和經濟低迷也就不足為怪。目前,歐洲正處于金融危機后的“二次衰退”之中,失業率屢創新高,目前已經高達12.2%,青年人失業率更是超過25%,政府壓力巨大。

                有專家認為,二戰后的幾次經濟危機短時間內就開始逐漸經濟復蘇,而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美國經濟復蘇疲軟,失業率降低緩慢,因此,美國政府傾向于反復使用WTO賦予的保護性關稅措施,每次有效期3到5年,使國內產業逐漸萎縮或暫時喘息,避免短期出現大量失業。這是WTO規則設定中的“漏洞”,是有利于保護發達國家的。

                第二,國際貿易投資保護主義強化,區域自由貿易體正在形成。經濟低迷與貿易保護相伴而行。一些國家為促進就業,扶持本國產業,設置各種貿易投資壁壘。尤其針對中國的反傾銷、反補貼和投資審查大量增多。去年,中國太陽能光伏電池密集遭遇貿易摩擦,美國征收最高250%的反傾銷稅和16%的反補貼稅,歐盟也發起反傾銷并醞釀反補貼調查。一些中國公司海外投資屢屢受阻。

                與此同時,區域內貿易增長迅猛。歐盟區內部貿易額已占66%,東亞區域內貿易額占53%,美國40%多貿易額在北美自由貿易區。今年2月14日,歐盟與美國共同宣布,將于年內啟動自由貿易協定談判。至此,美國將在西太平洋以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議)為依托,在大西洋以美歐自貿協定為依托,形成由其主導的兩大自由貿易區。同時,歐盟與日本也將于今年4月開啟自由貿易談判。美歐、歐日自貿談判將制訂新規則,必然對全球貿易和經濟格局產生重要深遠影響。

                媒體分析指出,美國是在國內經濟處于低谷的情況下著力推動TPP談判的,而由于美國國內經濟不好,對亞太新興經濟體的進口往往又不得不采取雙反措施,這將影響那些原本希望借TPP打開美國市場的亞太新興經濟體參加談判的積極性。有專家說,美國希望參與談判國馬來西亞和越南打開國內市場的大門,另一方面卻又不得不將自己的門關小,這將損害一些參與TPP談判國家的利益。

                第三,出口日益成為各國經濟增長新動力,實施貿易保護主義在經濟層面對各國政府都具有更大誘惑。比如美國實施“再工業化”和出口倍增計劃,中美經貿互補性下降。國際金融危機迫使美國從金融、房地產等部門回歸實體經濟,重振制造業和出口。今年1月美國制造業PMI上升至55.8%,創近9個月新高,一些美國公司開始把海外工廠遷回本土。

                目前全球特別是發達國家均處于低速復蘇階段,急需尋找重返繁榮的新動力,而這種動力短期內很難從各國國內挖掘。其中,作為消費主力的家庭因在危機中金融財富損失而消費能力嚴重受挫;企業需求在過剩產能得到消化之前都不會明顯上揚;銀行惜貸情況仍然嚴重,消費信貸萎靡大大限制了家庭消費與企業支出需求。在這種情況下,此前作為增長主動力的政府支出顯然不可持續,這就迫使各國從出口上尋找突破。

                從外部政治環境看,2008年爆發國際金融危機,重創美歐經濟,也使西方政治與價宣傳畫冊設計值體系遭到質疑,西方國家由此陷入戰略焦慮,使其對華戰略和政策更加錯綜復雜。

                中國與美國等西方國家的矛盾、競爭和沖突,本質上仍是不同政治制度和價值體系的根本對立。這種對立將是長期的、尖銳復雜的,更不可能在短期內消除,由此帶來的戰略壓力可能伴隨中國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復興的全過程。而制造貿易摩擦符合當前歐美政府的政治利益。目前各國政府都面臨以刺激就業為首的較大國內壓力,貿易摩擦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各方尋求經濟、政治利益的博弈工具。

                有專家分析認為,眼下歐美在貿易問題上頻頻對華發難,可能存在多層次意圖。仍以美國為例,首先,奧巴馬政府縱容貿易保護主義最直接的目的就是希望以此降低中國貿易順差,迫使人民幣升值;其次,可能施壓中國政府繼續購買美國國債,從而為美國經濟復蘇提供支撐;第三,可能希望中國加大對美投資,同時放松針對外資金融機構的市場限制,進一步開放資本市場。

                但從根本上講,國際社會的壓力,一方面是對于新興經濟體的排斥和對內的貿易保護主義。而后者尤其在經濟下滑期間凸現起來,抵 制外貨不僅可以保護國內市場份額,更重要的是連帶著的企業生存和就業市場以及與之僅僅關聯的選民選票。這就很容易理解,為什么歐美國家分外熱衷于打擊中國的對外貿易,不管是傾銷,最近常提起的人民幣匯率操縱國問題亦如是。

                一直以來,中國賴以維持出口的都是以低附加值的原料或者更為直接的勞動力出口。中國在缺乏自身的品牌效應的情況下,常年以量代價的提高出口份額,其結果自然是更多的低附加值產品進入國際市場。加之國內本身因為各種原因導致的勞動力的廉價。在勞動力價格高昂的歐美國家,很自然的就會造成一種“傾銷”的實質性結果。所以,傾銷的問題具有兩面性。

                一方面,在全球經濟步入低谷的時期,貿易保護主義的盛行的確是不可避免的。另一方面。我們也需要直視自己在產業結構上的不足,特別是在東南亞幾個新興市場崛起之后,論人力成本,中國已經失去了往日的絕對優勢。及時并非如對此,一味的在世界工廠的路上走到死也并非好事。中國經濟需要轉型,特別是在這種時刻,更應該加快腳步。

              關鍵詞: [db:關鍵詞]|
              分享:

              相關案例
              Related cases

              正新集團飲料品牌策劃全案|飲料氣泡水品牌全案策劃包裝設計

              濰坊餐飲品牌全案策劃|燒烤品牌全案設計|老字號燒烤店-山東譚氏燒烤品牌全案策劃

              隱形眼鏡品牌全案策劃,品牌戰略表現,超級符號,超級話語,話語體系規劃設計

              教育品牌全案策劃-北京金峰練字品牌形象設計升級策劃上海

              餐飲品牌品牌升級:掘金連鎖餐飲行業策劃,品牌設計戰略伊秀日本料理

              連鎖餐飲行業品牌營銷策劃-連鎖餐飲企業品牌設計-熊覓花樣好食社區店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上海知名品牌設計公司:中國頂尖的設計公司有哪些?

              豪禾品牌資訊
              brand information

              品牌咨詢

              細分市場行業標識
              打造全新的品牌視覺形象

              在線品牌咨詢

              最新案例推薦
              Related cases

              最新資訊推薦
              related information

              国内A级毛片免费观看v|免费直接看的黄色网站|亚洲韩国日本在线高清|中文字幕AV中文字幕
              <pre id="tvtrr"><ruby id="tvtrr"></ruby></pre>

                  <p id="tvtrr"></p>

                          <track id="tvtrr"><strike id="tvtrr"></strike></track><p id="tvtrr"></p>

                          <track id="tvtrr"><ruby id="tvtrr"><var id="tvtrr"></var></ruby></track>